超星对话第十一期|潮流文化生态落地项目SNKr挑战Nova Club投资人团队对话全集

3月2日15:00分,潮流文化生态落地项目SNKr参与到了超星对话第十一期节目中,SNKr创始人George与Nova Club成员QRC Group中国合伙人 Shin、Quest Capital CEO曲鸣以及链兴资本合伙人蒋利峰展开了激烈的对话。

SNKr是潮流文化生态落地项目,致力于利用NFC芯片加区块链技术,从源头上实现防伪溯源,从而彻底解决潮流产业的假货问题。目前SNKr已与包括INNERSECT及Labubu在内的多家潮牌合作。Nova Club投资人认为SNKr结合IOT和区块链技术,利用通证机制有效链接潮流品牌生态各环节,打造去中心化的潮牌交易平台,有望成为潮牌产业的标杆。

以下为Nova Club整理的对话全集:

主持人(小彤):有人排队买iPhone,也有人排队抢AJ,物质性消费向精神性消费过渡,新兴消费者更为看重品牌所代表的文化和身份,目前中国潮流市场的格局是怎样的?这块蛋糕有多大?

George:我们通常所指的潮流市场,主要是指潮牌服饰(Supreme、Off-White等)、球鞋(Nike、Jordan、Yeezy、Converse等)、潮流玩具(高端的如Bearbrick、Kaws等艺术玩偶,入门的如Molly、Labubu等盲盒)、配饰(日本银饰、手表G-shock等)等。从品类就可以看出,潮流文化其实已经成为一种生活方式,渗透到生活的方方面面,还不用说Hip-Hop音乐、滑板运动等其他方面。因此,在全球潮流产业是一个超2000亿美金的市场,以美国、日本、欧洲、中国为主,中国目前体量还小,但近年内增长迅速。

市场格局,我们主要说一下渠道格局。

潮玩、配饰相对规模较小,潮玩领域popmart一家独大,集设计师、生产、线上线下渠道各方位为一体,暂时还没有老二出现,但是竞争者很多。潮牌、球鞋占据主要市场体量,成立比较早的有货、以及以球鞋转售为主的毒和nice应该是市场里最主要的选手。有货的潮牌占比更大,尤其是国潮,受益于国潮品牌崛起;毒和nice分别是球鞋市场的老大和老二,格局基本奠定。当然,天猫、淘宝、闲鱼三者在潮流市场各个流通环节仍然占据举足轻重的地位。

主持人: 潮流文化经济存在的行业痛点可以概况为哪几点?区块链技术可以解决吗?

George:潮流是一个有着一二级市场的独特市场,限量、稀缺、明星效应、艺术水准等等都促使潮牌、球鞋、潮玩均存在增值溢价的空间。因此,潮流市场最大的痛点就是假货。品牌官方会被假货侵占市场,转售方要有鉴定能力,消费者会损失利益,这都是假货带来的连锁反应。

而这正是我们团队做SNKr这个项目的初心,利用NFC芯片加区块链技术,希望能从源头上实现防伪溯源,从而彻底解决潮流产业的假货问题。

主持人: SNKr是由区块链赋能的潮流文化生态社区,既然是社区这里面的参与者有谁?

George:品牌方、渠道方、转售卖家、消费者、鉴定师等都会是我们社区的参与者。

主持人:挑选、下单、收货确认的背后,SNKr和互联网APP在流程上有什么区别?

George:我们的最终目标是打造一个去中心化的潮牌交易平台,在技术上有几个部分构成:一是商品的NFT化,二是支付的代币化,三是交易流程的协议化,四是底层技术的应用链化。

目前,我们完成了第一部分,所以已经将App“矿”上的商品上链并NFT化。第二支付,目前仍然是法币支付,我们会考虑逐步支持代币、稳定币的支付方式。第三,交易流程,我们目前仍然是采用互联网+区块链的半中心化方式,卖家可以自主上链后上架销售商品,此时会发起商品NFT的所有权转移;用户挑选、下单是互联网的,但是在收货的时候,确认收货后会自动接收到商品NFT的所有权。

最终过渡到完全的去中心化,需要底层公链的技术支持,才能开发相应的交易协议;相对于现有的DAPP模式,我们更加认可独立性更强的Appchain应用链模式。但我们一定是等技术成熟才会去尝试,毕竟我们还是商业第一

图片包含 屏幕截图 描述已自动生成

圆桌部分

主持人:日本是亚洲潮流文化的发源地,这里诞生了诸多影响世界潮流的设计师,可以说在某种程度上,日本潮流文化是目前亚洲最具代表性的潮流形式集大成。球鞋在日本不见得与运动有关,尽管不看球赛或打球的人也热爱球鞋,主要关注的重点在于样式、时尚感,而称霸日本第一的球鞋应该就是Nike Air Max了!在1990年代中期就Nike Air Max首度在日本发表上市,那是球鞋第一次在日本东京引起旋风的时刻,为当时算是带来了一场震撼,当时的一双Nike Air Max球鞋可以炒到30万日币(约人名币18500元)。Shin来自QRC Group总部在东京,想请Shin介绍一下日本潮流文化的影响力究竟有多大?

Shin:日本的潮流文化,其实是引领了整个亚洲潮流的发展。最早的美国街头潮流文化传到了东京原宿,然后台湾,香港,内地。日本也诞生了很多标志性的自由潮牌,EVISU,KENZO,Miyake,CDG Play,Visvim,Neighborhood等等。日系潮牌装扮也发展出自己的领域。但是尽管本土潮牌的崛起也不影响和世界潮流的交融。比如Supreme每周的日本发售,吸引了无数人的抢购。排队从周五晚上开始也不奇怪。潮流品牌交易日本基本在二手交易网站形式,或者去推特圈子内交易。

主持人:随着 《Show Me The Money》 的蹿红,人们对于 “K-POP” 的理解,也从最开始印象中仅有的「韩国偶像团体」逐渐扩充到更具街头特色的「说唱歌手」身上。《中国新说唱》 亦是以此作为原型打造的,随着节目里装备的热度飙升,《SHOW ME THE MONEY》 联合 adidas 推出了一系列全新联名鞋款。曲总所在Quest Capital在首尔,和我们介绍下韩国潮流文化的影响力究竟有多大?

曲鸣:说起买鞋,很多人的第一反应就是snkrs抽签或者是在毒上面购买。snkrs和毒就是二级市场和一级市场不同,Snkrs只是众多一级市场发售平台中的一个,毒是二级市场,是经过抬价的价格,并且需要一定时间卖家才能有货,snkrs是首发,有些鞋子是只有在国外才有发售,snkrs上面的是国内发售的,毒上面是通过各个渠道拿来的鞋子。值得一提的是,他俩有着本质区别。在韩国潮鞋市场中,类似的这种潮鞋平台却没有很发达,都是通过一些博客:例如nanver 카페,想要哪款自己搜,然后联系卖家。社交网站的情况就是例如在ins上看官方发布的广告然后进行抽签。

 

Shin:FR2受到到欢迎除了品牌本身夹带的超级气场与鲜明个性,还源于创始人石川凉洞察到现代年轻人对“叛逆”、“放飞自我”的向往。去年一则新闻事件,一间名为“上海奢璞韵服饰”的公司就大咧咧地开起FR2专卖店,还一次开了2间!注册商标后,打着官方品牌的旗帜,明目张胆办起新品发布会,卖的可还是假货,摆明着欺诈消费者。气得FR2创始人石川凉直接在自家社交平台,用中、日、英三种语言开怼:“老子会告!到!底!”对于欺诈消费者的这种行为,品牌方平台有没有从源头解决的办法?

George: 区块链技术是保证链上数据的不可篡改,但真正的防伪溯源还需要保证上链数据的真实性。因此,我们采用了加密NFC芯片去与实物进行绑定。要么在品牌方生产过程中植入商品,比如我们之前跟Labubu官方的合作,在生产的时候就把芯片植入玩偶当中;要么在渠道方绑定实物,这个必须得保证芯片的不可转移,我们使用的石墨烯芯片,一撕即毁,就不可复制。因此,只要官方使用我们的区块链加密芯片及链上存证,就可以做到源头防伪。

超星对话第十一期|潮流文化生态落地项目SNKr挑战Nova Club投资人团队对话全集

FR2这个事情在潮流圈确实影响挺大,所以石川凉特地出了个特别款“This is Not a FAKE”系列在INNERSECT潮流展会上发售。当然INNERSECT使用我们的芯片为这批特别款做了防伪,大家可以在我们的矿APP上买到。确实我们可以看出,国外知名潮牌,在面临进入中国市场的时候,第一优先考虑就是如何防伪。

曲鸣:韩国娱乐偶像经济大热通过拥有和粉丝同款的装备或周边使粉丝心里有极大满足感,带货天王非GD权志龙莫属,这一系列的经济行为当中,SNKr 平台能发挥哪些作用?

George:韩国最知名的潮流KOL就是GD权志龙了,超级带货王。去年刚刚服完兵役,就跟Nike出了个“小雏菊Air Force 1”,天猫上发几千双都是瞬间秒光。

我们其实也一直在探索区块链在社交关系上有没有什么创新的可能。目前,我们通过区块链确权及其所有权的流转,给明星和粉丝创建了一种新型的社交互动关系,也就是说在商品的所有权链条里面,可以看到该商品是被某明星“拥有”过的,这无形中增加了该商品的稀缺性和价值感。我们近期也会跟国内一个明星的独立IP产品全面合作,为其提供防伪、社交互动等方面的服务,大家可以保持关注一下。

Shin :前面提到SNKr的最终目标是打造一个去中心化的潮牌交易平台,那么去中心化的潮流交易平台和中心化的互联网交易平台有什么区别?

George:潮流转售平台,或者说二级市场,是潮流行业比较特别的地方。很多限量球鞋、潮玩、潮牌都有升值,尤其是球鞋。因此造就了国内外几家知名的转售平台,比如StockX、得物、nice等。因为存在巨大的利益空间,假货、鉴定不透明、期货跳单等负面新闻频发,都体现出中心化交易平台在这个过程中的缺陷和弊端。某种程度上这些问题在中心化平台里是无解的。

但是我们利用区块链加密的芯片可以绑定实物单品,使得交易的产品在流转过程中不会被调包;同时,我们使用区块链确权,可以绑定卖家、鉴定方、买家甚至物流方在交易过程中的责任,可以防止出现诬陷、扯皮、随意篡改记录等争端出现。同时,利用SNK代币进行经济激励与约束,使得各方可以在一个去中心化的系统里完成交易。这是我们正在搭建的一个交易平台,期望能够为潮流转售市场带来更好的模式,真正保护买卖双方利益,推动潮流文化的健康、持续发展。而不是单纯喊喊“鞋穿不炒”的口号就好了!

曲鸣:想问接下来的运营计划,什么时候拓展日韩市场?

George:正如刚才聊到,日韩本身就是潮流市场中非常有份量的一方。

图片包含 人员, 群组, 人物, 室内 描述已自动生成

我们过去通过与INNERSECT的合作,也已经跟众多日韩的知名品牌建立过良好的合作关系。

我们非常期待能够在消费者这一端,能够有更多日韩的用户。因此,我们希望有跟我们有一样的想法的社区用户,跟我们一起共同去开拓日韩市场。

蒋利峰记得18年初刚加入火币做孵化时,李林就提出了区块链+的想法,希望多关注区块链和产业的结合的项目,当时还负责发起成立了一个火币牵头的区块链+产业联盟,但时机可能还没到。所以,所以,对于区块链从业人员来讲,10.24无疑是一剂强心针,不仅仅正名,关键是带来了区块链更大的信心和更广泛的共识,区块链+或许会真的到来。George你如何看待10.24给SNKr带来的发展机遇,目前我们SELL公司的的区块链芯片业务发展现状如何?有什么具体的计划?

George:1024让国内商家开始认知和逐步了解区块链,这肯定是方便了我们去推广这项技术。

目前我们已经在潮牌、球鞋、潮玩等领域均有了重量级合作伙伴,通过他们我们又跟众多品牌官方开始建立起直接合作,相信大家可以陆陆续续看到我们的官宣出来。

蒋利峰:我们知道SNKr的区块链技术底层是唯链提供的。唯链Vechain作为主要做认证和溯源的公链技术平台,海内外都有很多大型应用落地,也获得了普华永道等知名机构的投资,也曾作为唯一的区块链企业,连续两届参加进博会。能否介绍下,我们SNKr和他们的合作?

George:唯链是我们的底层公链,唯链为我们提供了区块链加密芯片、上链及NFT化等基础技术,同时SNK代币也是基于唯链开发的。唯链是所有公链中做实物资产上链做得做好的,不过他大部分项目都是面向B端做企业服务的,比如跟沃尔玛、奢侈品牌的合作;而我们是唯链生态当中少数面向C端的项目了。

蒋利峰:潮牌市场因为炒鞋近年来逐渐进入大众视野,我知道George您原来在国内知名投资机构做投资,后来以PARTNER身份加入陈冠希旗下的著名潮牌电商平台INNERSECT,请问这是怎样的考虑?而现在又创立SNKr,把区块链技术社区引入潮牌产业,您是怎么考虑的,如何看待这里的市场机会和未来发展?和传统的潮牌转售平台相比咱们有哪些优势?

George:从投资转创业,无非就是看到了这个行业巨大的增长潜力,以及市场空白的机会。我们跟陈冠希在2016年一起策划INNERSECT的时候,没有《中国有嘻哈》,也还没有“毒”,这一切都是在近几年得到了爆发。

之所以现在做SNKr,也是因为在做INNERSECT过程中发现了防伪是潮牌的刚需,而区块链技术恰好能完美解决这个问题,并且还提供了更多“黑科技”和“先锋”的玩法,包括加密货币,这些都是我们行业用户特别愿意去尝试的领域。我们期望能够逐步将潮流年轻人转化为加密货币的用户,这也是我们的代币取名SneakerCoin的原因,让潮流用户更容易接受。

传统潮牌转售平台是强中心化平台,在假货、鉴定不透明、期货跑路、调包扯皮等方面有诸多弊端,而这些在我们使用了区块链技术后都可以去解决,极大增强了交易流程的透明度,降低交易成本。同时,我们采用去中心化的交易模式,结合代币经济模型,可以把市场重新还给买家、卖家和鉴定第三方,让每一个交易参与方在最大化自身利益的同时能最大化整体网络的效应,真正实现“没有中间商赚差价“。

项目评价

Shin:我觉得可以带着区块链技术来看看改造一下日本潮牌市场以及让大家能够买到真的货。

曲鸣: SNKr深入洞察潮流文化这条产业链的痛点,并运用区块链去中心化的特点,打造去中心化的潮牌交易平台,有改变未来时尚产业的极大可能性。我自己本人也是潮牌爱好者,从小开始疯狂收集球鞋,期待在不久的某一天,能够在SNKr平台上买到喜欢的产品,祝福 SNKr。

蒋利峰:作为一个区块链落地应用,SNKr有望成为潮牌产业的标杆,结合IOT和区块链技术,利用通证机制有效链接品牌方、渠道方、转售卖家、消费者和鉴定师,打造区块链化的潮牌电商社交平台,区块链需要更多像Sneaker coin这样脚踏实地的应用,当然也需要更多像Vechain能够切实支持应用落地的公链生态。

超星对话第十一期|潮流文化生态落地项目SNKr挑战Nova Club投资人团队对话全集

分享生成图片
3

发表评论

超星对话第十一期|潮流文化生态落地项目SNKr挑战Nova Club投资人团队对话全集

2020-03-02 17:25:24

3月2日15:00分,潮流文化生态落地项目SNKr参与到了超星对话第十一期节目中,SNKr创始人George与Nova Club成员QRC Group中国合伙人 Shin、Quest Capital CEO曲鸣以及链兴资本合伙人蒋利峰展开了激烈的对话。

SNKr是潮流文化生态落地项目,致力于利用NFC芯片加区块链技术,从源头上实现防伪溯源,从而彻底解决潮流产业的假货问题。目前SNKr已与包括INNERSECT及Labubu在内的多家潮牌合作。Nova Club投资人认为SNKr结合IOT和区块链技术,利用通证机制有效链接潮流品牌生态各环节,打造去中心化的潮牌交易平台,有望成为潮牌产业的标杆。

以下为Nova Club整理的对话全集:

主持人(小彤):有人排队买iPhone,也有人排队抢AJ,物质性消费向精神性消费过渡,新兴消费者更为看重品牌所代表的文化和身份,目前中国潮流市场的格局是怎样的?这块蛋糕有多大?

George:我们通常所指的潮流市场,主要是指潮牌服饰(Supreme、Off-White等)、球鞋(Nike、Jordan、Yeezy、Converse等)、潮流玩具(高端的如Bearbrick、Kaws等艺术玩偶,入门的如Molly、Labubu等盲盒)、配饰(日本银饰、手表G-shock等)等。从品类就可以看出,潮流文化其实已经成为一种生活方式,渗透到生活的方方面面,还不用说Hip-Hop音乐、滑板运动等其他方面。因此,在全球潮流产业是一个超2000亿美金的市场,以美国、日本、欧洲、中国为主,中国目前体量还小,但近年内增长迅速。

市场格局,我们主要说一下渠道格局。

潮玩、配饰相对规模较小,潮玩领域popmart一家独大,集设计师、生产、线上线下渠道各方位为一体,暂时还没有老二出现,但是竞争者很多。潮牌、球鞋占据主要市场体量,成立比较早的有货、以及以球鞋转售为主的毒和nice应该是市场里最主要的选手。有货的潮牌占比更大,尤其是国潮,受益于国潮品牌崛起;毒和nice分别是球鞋市场的老大和老二,格局基本奠定。当然,天猫、淘宝、闲鱼三者在潮流市场各个流通环节仍然占据举足轻重的地位。

主持人: 潮流文化经济存在的行业痛点可以概况为哪几点?区块链技术可以解决吗?

George:潮流是一个有着一二级市场的独特市场,限量、稀缺、明星效应、艺术水准等等都促使潮牌、球鞋、潮玩均存在增值溢价的空间。因此,潮流市场最大的痛点就是假货。品牌官方会被假货侵占市场,转售方要有鉴定能力,消费者会损失利益,这都是假货带来的连锁反应。

而这正是我们团队做SNKr这个项目的初心,利用NFC芯片加区块链技术,希望能从源头上实现防伪溯源,从而彻底解决潮流产业的假货问题。

主持人: SNKr是由区块链赋能的潮流文化生态社区,既然是社区这里面的参与者有谁?

George:品牌方、渠道方、转售卖家、消费者、鉴定师等都会是我们社区的参与者。

主持人:挑选、下单、收货确认的背后,SNKr和互联网APP在流程上有什么区别?

George:我们的最终目标是打造一个去中心化的潮牌交易平台,在技术上有几个部分构成:一是商品的NFT化,二是支付的代币化,三是交易流程的协议化,四是底层技术的应用链化。

目前,我们完成了第一部分,所以已经将App“矿”上的商品上链并NFT化。第二支付,目前仍然是法币支付,我们会考虑逐步支持代币、稳定币的支付方式。第三,交易流程,我们目前仍然是采用互联网+区块链的半中心化方式,卖家可以自主上链后上架销售商品,此时会发起商品NFT的所有权转移;用户挑选、下单是互联网的,但是在收货的时候,确认收货后会自动接收到商品NFT的所有权。

最终过渡到完全的去中心化,需要底层公链的技术支持,才能开发相应的交易协议;相对于现有的DAPP模式,我们更加认可独立性更强的Appchain应用链模式。但我们一定是等技术成熟才会去尝试,毕竟我们还是商业第一

图片包含 屏幕截图 描述已自动生成

圆桌部分

主持人:日本是亚洲潮流文化的发源地,这里诞生了诸多影响世界潮流的设计师,可以说在某种程度上,日本潮流文化是目前亚洲最具代表性的潮流形式集大成。球鞋在日本不见得与运动有关,尽管不看球赛或打球的人也热爱球鞋,主要关注的重点在于样式、时尚感,而称霸日本第一的球鞋应该就是Nike Air Max了!在1990年代中期就Nike Air Max首度在日本发表上市,那是球鞋第一次在日本东京引起旋风的时刻,为当时算是带来了一场震撼,当时的一双Nike Air Max球鞋可以炒到30万日币(约人名币18500元)。Shin来自QRC Group总部在东京,想请Shin介绍一下日本潮流文化的影响力究竟有多大?

Shin:日本的潮流文化,其实是引领了整个亚洲潮流的发展。最早的美国街头潮流文化传到了东京原宿,然后台湾,香港,内地。日本也诞生了很多标志性的自由潮牌,EVISU,KENZO,Miyake,CDG Play,Visvim,Neighborhood等等。日系潮牌装扮也发展出自己的领域。但是尽管本土潮牌的崛起也不影响和世界潮流的交融。比如Supreme每周的日本发售,吸引了无数人的抢购。排队从周五晚上开始也不奇怪。潮流品牌交易日本基本在二手交易网站形式,或者去推特圈子内交易。

主持人:随着 《Show Me The Money》 的蹿红,人们对于 “K-POP” 的理解,也从最开始印象中仅有的「韩国偶像团体」逐渐扩充到更具街头特色的「说唱歌手」身上。《中国新说唱》 亦是以此作为原型打造的,随着节目里装备的热度飙升,《SHOW ME THE MONEY》 联合 adidas 推出了一系列全新联名鞋款。曲总所在Quest Capital在首尔,和我们介绍下韩国潮流文化的影响力究竟有多大?

曲鸣:说起买鞋,很多人的第一反应就是snkrs抽签或者是在毒上面购买。snkrs和毒就是二级市场和一级市场不同,Snkrs只是众多一级市场发售平台中的一个,毒是二级市场,是经过抬价的价格,并且需要一定时间卖家才能有货,snkrs是首发,有些鞋子是只有在国外才有发售,snkrs上面的是国内发售的,毒上面是通过各个渠道拿来的鞋子。值得一提的是,他俩有着本质区别。在韩国潮鞋市场中,类似的这种潮鞋平台却没有很发达,都是通过一些博客:例如nanver 카페,想要哪款自己搜,然后联系卖家。社交网站的情况就是例如在ins上看官方发布的广告然后进行抽签。

 

Shin:FR2受到到欢迎除了品牌本身夹带的超级气场与鲜明个性,还源于创始人石川凉洞察到现代年轻人对“叛逆”、“放飞自我”的向往。去年一则新闻事件,一间名为“上海奢璞韵服饰”的公司就大咧咧地开起FR2专卖店,还一次开了2间!注册商标后,打着官方品牌的旗帜,明目张胆办起新品发布会,卖的可还是假货,摆明着欺诈消费者。气得FR2创始人石川凉直接在自家社交平台,用中、日、英三种语言开怼:“老子会告!到!底!”对于欺诈消费者的这种行为,品牌方平台有没有从源头解决的办法?

George: 区块链技术是保证链上数据的不可篡改,但真正的防伪溯源还需要保证上链数据的真实性。因此,我们采用了加密NFC芯片去与实物进行绑定。要么在品牌方生产过程中植入商品,比如我们之前跟Labubu官方的合作,在生产的时候就把芯片植入玩偶当中;要么在渠道方绑定实物,这个必须得保证芯片的不可转移,我们使用的石墨烯芯片,一撕即毁,就不可复制。因此,只要官方使用我们的区块链加密芯片及链上存证,就可以做到源头防伪。

超星对话第十一期|潮流文化生态落地项目SNKr挑战Nova Club投资人团队对话全集

FR2这个事情在潮流圈确实影响挺大,所以石川凉特地出了个特别款“This is Not a FAKE”系列在INNERSECT潮流展会上发售。当然INNERSECT使用我们的芯片为这批特别款做了防伪,大家可以在我们的矿APP上买到。确实我们可以看出,国外知名潮牌,在面临进入中国市场的时候,第一优先考虑就是如何防伪。

曲鸣:韩国娱乐偶像经济大热通过拥有和粉丝同款的装备或周边使粉丝心里有极大满足感,带货天王非GD权志龙莫属,这一系列的经济行为当中,SNKr 平台能发挥哪些作用?

George:韩国最知名的潮流KOL就是GD权志龙了,超级带货王。去年刚刚服完兵役,就跟Nike出了个“小雏菊Air Force 1”,天猫上发几千双都是瞬间秒光。

我们其实也一直在探索区块链在社交关系上有没有什么创新的可能。目前,我们通过区块链确权及其所有权的流转,给明星和粉丝创建了一种新型的社交互动关系,也就是说在商品的所有权链条里面,可以看到该商品是被某明星“拥有”过的,这无形中增加了该商品的稀缺性和价值感。我们近期也会跟国内一个明星的独立IP产品全面合作,为其提供防伪、社交互动等方面的服务,大家可以保持关注一下。

Shin :前面提到SNKr的最终目标是打造一个去中心化的潮牌交易平台,那么去中心化的潮流交易平台和中心化的互联网交易平台有什么区别?

George:潮流转售平台,或者说二级市场,是潮流行业比较特别的地方。很多限量球鞋、潮玩、潮牌都有升值,尤其是球鞋。因此造就了国内外几家知名的转售平台,比如StockX、得物、nice等。因为存在巨大的利益空间,假货、鉴定不透明、期货跳单等负面新闻频发,都体现出中心化交易平台在这个过程中的缺陷和弊端。某种程度上这些问题在中心化平台里是无解的。

但是我们利用区块链加密的芯片可以绑定实物单品,使得交易的产品在流转过程中不会被调包;同时,我们使用区块链确权,可以绑定卖家、鉴定方、买家甚至物流方在交易过程中的责任,可以防止出现诬陷、扯皮、随意篡改记录等争端出现。同时,利用SNK代币进行经济激励与约束,使得各方可以在一个去中心化的系统里完成交易。这是我们正在搭建的一个交易平台,期望能够为潮流转售市场带来更好的模式,真正保护买卖双方利益,推动潮流文化的健康、持续发展。而不是单纯喊喊“鞋穿不炒”的口号就好了!

曲鸣:想问接下来的运营计划,什么时候拓展日韩市场?

George:正如刚才聊到,日韩本身就是潮流市场中非常有份量的一方。

图片包含 人员, 群组, 人物, 室内 描述已自动生成

我们过去通过与INNERSECT的合作,也已经跟众多日韩的知名品牌建立过良好的合作关系。

我们非常期待能够在消费者这一端,能够有更多日韩的用户。因此,我们希望有跟我们有一样的想法的社区用户,跟我们一起共同去开拓日韩市场。

蒋利峰记得18年初刚加入火币做孵化时,李林就提出了区块链+的想法,希望多关注区块链和产业的结合的项目,当时还负责发起成立了一个火币牵头的区块链+产业联盟,但时机可能还没到。所以,所以,对于区块链从业人员来讲,10.24无疑是一剂强心针,不仅仅正名,关键是带来了区块链更大的信心和更广泛的共识,区块链+或许会真的到来。George你如何看待10.24给SNKr带来的发展机遇,目前我们SELL公司的的区块链芯片业务发展现状如何?有什么具体的计划?

George:1024让国内商家开始认知和逐步了解区块链,这肯定是方便了我们去推广这项技术。

目前我们已经在潮牌、球鞋、潮玩等领域均有了重量级合作伙伴,通过他们我们又跟众多品牌官方开始建立起直接合作,相信大家可以陆陆续续看到我们的官宣出来。

蒋利峰:我们知道SNKr的区块链技术底层是唯链提供的。唯链Vechain作为主要做认证和溯源的公链技术平台,海内外都有很多大型应用落地,也获得了普华永道等知名机构的投资,也曾作为唯一的区块链企业,连续两届参加进博会。能否介绍下,我们SNKr和他们的合作?

George:唯链是我们的底层公链,唯链为我们提供了区块链加密芯片、上链及NFT化等基础技术,同时SNK代币也是基于唯链开发的。唯链是所有公链中做实物资产上链做得做好的,不过他大部分项目都是面向B端做企业服务的,比如跟沃尔玛、奢侈品牌的合作;而我们是唯链生态当中少数面向C端的项目了。

蒋利峰:潮牌市场因为炒鞋近年来逐渐进入大众视野,我知道George您原来在国内知名投资机构做投资,后来以PARTNER身份加入陈冠希旗下的著名潮牌电商平台INNERSECT,请问这是怎样的考虑?而现在又创立SNKr,把区块链技术社区引入潮牌产业,您是怎么考虑的,如何看待这里的市场机会和未来发展?和传统的潮牌转售平台相比咱们有哪些优势?

George:从投资转创业,无非就是看到了这个行业巨大的增长潜力,以及市场空白的机会。我们跟陈冠希在2016年一起策划INNERSECT的时候,没有《中国有嘻哈》,也还没有“毒”,这一切都是在近几年得到了爆发。

之所以现在做SNKr,也是因为在做INNERSECT过程中发现了防伪是潮牌的刚需,而区块链技术恰好能完美解决这个问题,并且还提供了更多“黑科技”和“先锋”的玩法,包括加密货币,这些都是我们行业用户特别愿意去尝试的领域。我们期望能够逐步将潮流年轻人转化为加密货币的用户,这也是我们的代币取名SneakerCoin的原因,让潮流用户更容易接受。

传统潮牌转售平台是强中心化平台,在假货、鉴定不透明、期货跑路、调包扯皮等方面有诸多弊端,而这些在我们使用了区块链技术后都可以去解决,极大增强了交易流程的透明度,降低交易成本。同时,我们采用去中心化的交易模式,结合代币经济模型,可以把市场重新还给买家、卖家和鉴定第三方,让每一个交易参与方在最大化自身利益的同时能最大化整体网络的效应,真正实现“没有中间商赚差价“。

项目评价

Shin:我觉得可以带着区块链技术来看看改造一下日本潮牌市场以及让大家能够买到真的货。

曲鸣: SNKr深入洞察潮流文化这条产业链的痛点,并运用区块链去中心化的特点,打造去中心化的潮牌交易平台,有改变未来时尚产业的极大可能性。我自己本人也是潮牌爱好者,从小开始疯狂收集球鞋,期待在不久的某一天,能够在SNKr平台上买到喜欢的产品,祝福 SNKr。

蒋利峰:作为一个区块链落地应用,SNKr有望成为潮牌产业的标杆,结合IOT和区块链技术,利用通证机制有效链接品牌方、渠道方、转售卖家、消费者和鉴定师,打造区块链化的潮牌电商社交平台,区块链需要更多像Sneaker coin这样脚踏实地的应用,当然也需要更多像Vechain能够切实支持应用落地的公链生态。

超星对话第十一期|潮流文化生态落地项目SNKr挑战Nova Club投资人团队对话全集